經紀人:妳讀書少,沒學曆   晨星:觀衆不看學曆   經紀人:妳沒背景,祖宗八代都是農民   晨星:那又怎樣?   經紀人:妳說話噎死人,這樣的人能走紅?   晨星:不試試怎麽知道呢?   壹個娛樂圈

首页 » 經紀人:妳讀書少,沒學曆 晨星:觀衆不看學曆 經紀人:妳沒背景,祖宗八代都是農民 晨星:那又怎樣? 經紀人:妳說話噎死人,這樣的人能走紅? 晨星:不試試怎麽知道呢? 壹個娛樂圈


經紀人:妳讀書少,沒學曆 晨星:觀衆不看學曆 經紀人:妳沒背景,祖宗八代都是農民 晨星:那又怎樣? 經紀人:妳說話噎死人,這樣的人能走紅? 晨星:不試試怎麽知道呢? 壹個娛樂圈

第壹章 試鏡

“咕咚”壹聲,正坐在房間的床上看美劇的柳小晗,突然聽到了重物墜地的聲音。

她愣了兩秒鍾,急忙穿鞋下床,跑到客廳裏,果不其然,跟她合租的閨蜜江晨星,正直挺挺地倒在地板上,雙目緊閉,面白氣弱,顯而易見是暈了過去。

她蹲下來,擡起晨星的頭放在自己的膝蓋上,用力地掐她的人中,直到把她的人中掐出了血印子,晨星才悠悠地醒過來。

“妳怎麽了?”小晗問道:“我剛進門的時候,妳不是在練倒立嗎?怎麽就暈過去了呢?”

“水,牛肉幹。”晨星虛弱地說。

小晗把她扶到客廳的沙發上,先給她倒了壹杯溫水,然後從自己的零食櫃裏拿出壹包牛肉幹給她,遲疑了壹下,又拿出兩塊巧克力,遞給了她:“妳先吃了巧克力吧。”

晨星喝了水,吃了巧克力,才有力氣說話:“明天要去試鏡,我這幾天想再減下來五斤,就吃得少了。

“今天下午我去擊劍館練了兩個小時的劍術,回來開始倒立,倒立了壹會兒,就覺得頭暈眼花,我本來想堅持夠半個小時再吃東西,誰知道就暈過去了。”

“妳還減什麽肥啊?”小晗歎氣:“妳壹米六幾的身高,體重才八十多斤,用得著減肥嗎?再減妳就成人幹了!”

晨星非常同意小晗的看法,連連點頭,快速地吃著牛肉幹,連著吃了十幾條,直嚼得腮幫子發麻,才不得不停下來,喝了幾口水,滿足地歎了口氣。

只是這種滿足很快就被恐慌替代了,想起經紀人的話,晨星趕快從包裏翻出壹面小鏡子,反複看了看自己的包子臉,沮喪地說:

“我上次試鏡的時候,導演壹直喊著攝像讓他給我壹個遠鏡頭,攝像大哥說壹直都是遠鏡頭啊,導演貼近壹看,才發現我就是圓臉,直接把我刷掉了。”

“我的經紀人就怪我最近發胖了,讓我務必再減掉五斤,不然就再也接不到角色了。”

“妳的經紀人瘋了,妳也瘋了嗎?”小晗很不以爲然:“妳就是包子臉,跟胖有什麽關系?我可告訴妳啊,妳這樣的臉型,就是再減掉十斤,也變不成錐子臉,別瞎折騰了!”

晨星不服氣,略擡了擡下巴,側了臉,45度仰視自拍了壹張,跟手機裏昨天拍的照片對比了壹下,覺得自己的臉好像比昨天小了壹點,問小晗:“妳難道沒有覺得最近我的下巴尖了壹些?”

“哪有?我覺得壹點變化都沒有。”小晗故意打擊她。

晨星哀嚎著放下了牛肉幹,埋怨小晗:“都怪妳,弄這麽好吃的牛肉幹放家裏,害我經常忍不住半夜起來偷吃,很快就胖了好幾斤,這不,前幾天我就被火眼金睛的導演大人嫌棄了。”

小晗大笑,她當然知道晨星壹直在“偷吃”,只是她們之間,什麽都混在壹起,從來沒有分清過,壹點牛肉幹算什麽?

“妳看,妳這個人呢,天生就做不了壹點壞事,”小晗調侃她:“偷吃壹點牛肉幹,肉就馬上長到妳的臉上,這個報應對妳來說,最殘忍不過了,所以啊,妳壹定要改邪歸正,以後別再偷吃我的零食了。”

晨星連連點頭:“嗯,知道了,我以後再也不偷吃了,我直接問妳要得了,這樣老天就不會懲罰我了。”

小晗:“—-”。

吃貨的邏輯不是壹般地強大啊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

第二天吃過早飯,晨星給自己畫了個淡妝,細細地刷了牙,梳了個尾,穿上那套新買的湖水色的套裙,然後跟柳小晗打了個招呼,就急急忙忙地沖下了樓。

她今天有個丫鬟的角色面試,約的是十點,可是京城的交通狀況,令她不得不趕時間,誰知道什麽時候會遇到大堵車呢?

她跟小晗住在北城,導演約的面試地點卻在南城,晨星先坐了地鐵,下車後打的,總算在約定的時間內趕到了。

到地方壹看,等著面試的有幾十個人,黑壓壓地擠滿了大廳,晨星已經見怪不怪了,這年頭,想在娛樂圈裏混的人太多,可是能混出頭的人太少。

像她這樣出道幾年,簽約了正規的經紀公司,卻連個丫鬟的角色都很難爭取到的,大有人在。

這次的丫鬟角色算是壹個有點分量的女配了,足足出現了十幾集,她的經紀人唐韻表功說,她輾轉托了好幾個人,才給她爭取到了這個面試的機會,告誡她如果簽了合同,就要給她拿出來壹筆人情費用。

晨星無奈地答應了,誰讓她是娛樂圈裏的三無人員呢?沒背景、沒資源、沒學曆,相貌還是不討喜的圓臉,簽約到海子影視集團之後,都沒有經紀人願意帶她。

最後還是藝人部的經理發了話,把她指派給唐韻帶,唐韻才勉爲其難地做了她的經紀人。

排在長隊的後面,晨星也沒有閑著,她從包裏拿出角色劇本,繼續熟悉自己的台詞,她已經把這十幾集裏丫鬟的台詞都背下來了,不僅背過了,還都細細地對著鏡子揣摩了說話時的微表情。

爲了今天的面試,她已經在出租屋裏逼著小晗壹遍壹遍地看她演,直到把小晗看吐了,晨星才饒了她。

等了將近壹個小時,才算輪到了晨星面試,面試官是三個男人,正中的那個男人晨星覺得有些面熟,認真回想了壹下,好像前不久電視上給他做過專訪,應該是著名的電視劇制片人于西。

于西右邊那個壹臉嚴肅的中年男人給晨星指定了表演內容,是劇裏的丫鬟在被人陷害之後洗清無門,只好向主子苦苦求饒的那場戲。

晨星的心裏咯噔了壹下,這場戲要涕淚交錯,可是她很怕哭戲,總是哭不出來,這兩天在出租房裏小晗面前預演的時候,她可是憋了好久才擠出了眼淚。

小晗建議她演戲的時候用姜片抹眼睛,晨星拒絕了,她覺得演戲時如果沒有帶出自己的感情,怎麽演怎麽不像,她雖然身處十八線,對演技還是有追求的。

晨星轉過頭去醞釀感情,想盡了自己的平生不如意事,可是無論她怎麽想,她的眼淚都出不來,晨星急得順頭冒汗,好不容易等來的機會,難道又要泡湯了?

第二章 慶祝

壹想到自己又要沒戲可演,又要過沒錢付房租沒錢吃飯的日子,晨星更是汗出如漿,三個面試官等了幾分鍾,也沒有見她入戲,于西看見她額頭上沁出的汗珠,不禁暗暗搖頭。

就在他們都以爲她已經放棄了的時候,晨星突然轉過身來,撲通跪下,對著空氣苦苦哀求道:“小姐,妳饒了我這壹次吧,不要趕我走!我不是有心的!”

話壹說完,連連磕頭,額頭在地上磕得咚咚直響,磕了幾個頭後,晨星擡起頭來,定定地看著前方,大顆大顆的淚珠從她的眼睛裏滾落下來,無限的委屈,無比的可憐。

她的額頭磕得壹片烏青,那位壹臉嚴肅的中年男人心裏有些不忍,哪有這樣實誠的孩子?

他是這部片子的導演馮傑,對晨星的表演很滿意,這個水平,可以說已經達到專業水准了,他看向于西,于西對他點點頭,馮傑就在晨星的表格上打了壹個對號,看著晨星:

“在副導演那裏填個表,三日內等通知。”

晨星填過表後准備離開,那個姓曾的副導演讓她等壹下:“妳記壹下我的聯系電話,有什麽情況我會通知妳。”

壹出門,晨星就忍不住咧嘴笑了,她終于超水平地發揮了壹回呢。

她哼著小曲兒回了出租屋,小晗壹看她的表情,就知道這次有戲了,很替她高興:“搞定了?簽了沒?”

晨星搖搖頭:“還沒簽合同,不過我感覺很不錯,導演面試的是磕頭求饒的那壹段戲,我覺得自己表演得挺到位,如果不出差錯,這個角色應該可以爭取到的。”

看著晨星發青的額頭,柳小晗心知這肯定是磕頭磕的,這個傻姑娘,小晗有些心疼她,看了看時間,小晗拿起自己的手包,說:“妳肯定還沒有吃飯吧?我也沒吃,走,我請妳吃飯,替妳慶祝壹下。”

兩個人走到她們常去的那家小館子坐下,各點了兩個自己喜歡吃的菜,在等著上菜的間隙,晨星對小晗說:

“今天的哭戲,我本來哭不出來,可是我後來想到了妳,淚意馬上就醞釀出來了,妳知道我想到了什麽嗎?”

小晗搖搖頭,晨星的眼圈紅了:“我想起那次偷聽到妳跟伯母打電話,妳說,我不出來跟她合租,她沒戲拍的時候就要流落街頭了,我怎麽能忍心看著她那樣?她又不肯來咱家住。”

晨星的淚水不自覺地又流了壹臉,她隔著桌子拉住柳小晗的手:“小晗,我壹定要爭氣,要努力演好戲,爭取在這個圈子裏找到壹席之地,才能對得起妳爲我做過的壹切。”

“晨星,咱們之間,別說這些”,小晗回握住晨星的手:“我們兩個能夠認識,成爲朋友,是天賜的緣分。”

“我的家境好壹些,出來租房子對我來講,根本不算負擔,何況,我也喜歡咱們在壹起這種自由自在的生活。”

晨星看著小晗溫暖的眼睛,嘴角忍不住溢出微笑,雖然她這些年舉步維艱,可是有小晗這樣的好朋友,她從沒覺得日子難熬過。

她很少對小晗說感謝,也許,人世間最珍貴的情感,從來都是彼此心照,無需多言。

小晗明天就要去橫店拍戲了,也是壹個小配角,這次她要去二十幾天,臨睡前她交代晨星:“這個戲如果能簽,簽協議的時候要多看看內容,別簽了對妳明顯不利的條款都不知道,妳的經紀人雖然會提示妳,但是大主意還是需要自己拿,別太依賴她了。”

晨星讓小晗放心,她已經不是什麽都不知道的小白癡了,她再次幫小晗檢查了壹遍行李,把兩個大箱子提到門口放著,才去自己的房間睡下了。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小晗走了,晨星頓時覺得房間空蕩了起來,早上醒來後發了壹會兒呆,才到廚房給自己做了壹個三明治,吃飽喝足之後,帶上准備好的新衣服和自己的化妝品,去參加新劇《艾如流水》的開播發布會。

這個新劇是海子影視公司的自制劇,晨星作爲海子的簽約藝人,出演了該劇裏的女四號角色,這是晨星目前參演過的最有分量的角色,她的經紀人唐韻對這次發布會很重視,交代她壹定要以最好的狀態出席。

發布會舉行的時間是上午十點半,晨星八點半出門,在九點二十的時候就已經到達了發布會現場,她找到了發布會爲她這樣的小藝人准備的公用化妝間。

其他人還沒有到,她洗過臉,在臉上貼了壹張面膜,然後坐下玩壹會兒遊戲。

面膜貼夠20分鍾後,她開始給自己化壹個濃壹點的妝,那些大牌演員們都有自己的專用化妝師,像她這樣的小演員,請不起化妝師,就只能自己化妝了。

爲了提高化妝水平,晨星可是專門上了壹個化妝培訓班,自我感覺在這方面還是有點天賦的,晨星給自己化好妝之後,覺得鏡子裏的自己又美出了壹個新高度,忍不住得意地吹了壹下口哨。

這時候其他同劇的演員差不多都已經到齊了,跟她同壹個公司的年輕藝人林百合,壹向跟晨星不對勁兒,聽見晨星吹口哨,忍不住出言相譏:“喲,當自己是小太妹呢?公共場合是吹口哨的地方嗎?”

晨星心情好,懶得跟她計較,笑了笑,沒吭聲,看看時間已經不早了,她決定出去看看,熟悉壹下現場,找好自己的位置。

等她壹出門,林百合就捅了壹下同公司的新人張曉芸:“不知道她整天得瑟什麽,頂著壹張大圓臉,還覺得自己是個大美人,真不知道哪裏來的自信!”

張曉芸看了林百合壹眼,認真地說:“百合姐,我覺得晨星挺漂亮的,可能沒有妳上鏡,不過長得真是很好看,我弟弟有壹次來咱們公司,看見晨星之後,竟然說晨星是他見過的最好看的姑娘。”

話不投機半句多,見她這樣說,林百合也懶得理會張曉芸了,戴上耳機自顧自聽音樂去了。

第三章 發布會

開播發布會開始了,主持人壹直圍繞著男女主角和男二女二提各種問題,晨星這樣的角色壹般都是幾個人壹起上台,主持人對每個人提兩個問題,匆忙而潦草地回答壹下,就被趕下台了。

晨星能夠爭取的,無非是在之後的播放視頻中,有她的特寫鏡頭,顯示壹下她的存在而已。

林百合和張曉芸的待遇更差,只能在發布會結束的時候,跟所有主創壹起亮個相,還站在最後邊,頂多就是個活動的布景板。

娛樂圈的遊戲規則就是這麽殘忍,妳演不了主角,就缺乏露臉的機會,露臉的機會少,引起的關注就少,就很難走紅。而妳不紅,就接不到主角的角色,這幾乎成了壹個死循環。

所以,在娛樂圈裏,那些很幸運的、壹出道就能演上主角的演員,走紅的幾率比那些從龍套開始的演員大很多倍。

唐韻今天壹直坐在晨星的旁邊,反複交代她,壹會兒記者提問的時候,她該怎麽回答,讓她壹定不要犯傻,說壹些不合時宜的話,而且,回答問題不要劇透,這也是大忌。

唐韻覺得自己已經說得口吐白沫了,也不知道晨星記住了沒有,這個女孩子文化水平不高,也沒有受過系統的表演教育,性格還很倔,她爲晨星操碎了心,卻總是覺得沒有什麽效果,真是心累。

終于輪到群訪環節了,壹位唐韻事先已經聯絡過的記者上去采訪晨星,問她:“晨星,在劇裏妳癡戀男主,最後甚至爲他失去了生命,在生活裏,妳覺得對方是個有魅力的男人嗎?”

晨星張口結舌了,這個劇的男主是黃潤生,除了拍戲,她跟對方私下就沒有打過交道,該怎麽回答這個問題呢?

唐韻快急死了,在晨星對面用唇語悄悄提示她:“有魅力,很有魅力。”

可是晨星因爲緊張,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她的提示,憋了半天才說:“我不是很了解,私下沒有來往過。”

記者聳聳肩,接著提問下壹個問題:“本劇的女主是妳們海子影視集團的當家花旦劉碧麗,妳覺得她的演技跟她的名氣相符嗎?”

晨星又卡住了,劉碧麗人很好,演戲很敬業,戲路也很廣,但是晨星總覺得她演戲不夠走心,對角色的把握並不深刻。

劉碧麗拍戲的時候晨星常在壹邊觀摩,有好幾場戲晨星都覺得她不該那樣演,所以在她心裏,對劉碧麗的演技並不怎麽認可。

唐韻更著急了,這麽簡單的問題都不會回答嗎?忍不住走到她的身後捅了她壹下,讓她馬上回答。

現在只是暮春的天氣,可是晨星頭上的汗都流出來了,她不會說瞎話,組織了半天語言,才結結巴巴地說:“還行吧,我覺得還行。”

記者對著唐韻攤攤手,不再采訪晨星,去找其他的配角采訪去了。

唐韻快被晨星氣死了,她把晨星拉到壹邊,指著她的鼻子罵道:“妳到底有沒有壹點常識?妳說人家男主有魅力妳會死?”

“我特意誘導記者提問妳壹些敏感的問題,是想看看能不能順勢炒作壹個绯聞,增加妳的關注度,妳怎麽這麽不爭氣啊?”

晨星睜圓了眼睛,壹臉不可思議地看著唐韻,仿佛在說:“這樣都行?”

看著晨星無辜的小眼神,唐韻真想哭,蒼天啊大地啊,她怎麽帶了這樣壹個愚不可及的藝人啊?壹點也不會做人,壹句讓人聽了高興的話都不會說,就這樣的人,能在娛樂圈裏混下去?

而且,晨星第二個問題的回答,如果記者如實報道,馬上就得罪了劉碧麗,唐韻的頭很大,她得馬上去打點那個記者,晨星的原話壹定不要爆出來,不然的話,劉碧麗如果動用資源打壓晨星,晨星就再也翻不了身。

唐韻顧不得繼續跟晨星算賬,只是用手指狠狠地戳了壹下晨星的額頭:

“有些賬咱們回頭再算,妳第二個問題的答案,明顯是認爲劉碧麗的名氣跟演技不符,這個消息要是傳出去了,妳就不用在這個圈子裏混了,我得馬上替妳去打點,這個錢妳回頭還給我!”

看著唐韻匆匆離去的身影,晨星覺得很沮喪,都說她情商低、不會說話,她確實是不會說言不由衷的話,而且壹面對記者、壹到問答環節,她的腦子就會卡殼,就會反應不過來,有時候她也真想掐死自己,怎麽那麽笨、那麽上不了台面呢?

唐韻去了好久都沒有過來,晨星垂頭喪氣地坐在那裏,用盡全力才控制住了自己的淚意。

當初選擇這個職業的時候,她已經想到了前路難行,所以這些年來,她所有的業余時間都用在學習上,她以爲自己已經夠努力,應該可以漸入佳境了,現在看來,她的努力還遠遠不夠。

晨星暗暗握緊了拳頭,她絕不會認輸的,回去她就去買兩本提高情商的書,盡快補上自己的這塊短板。

回去的路上,唐韻已經恢複了冷靜,她好心好意地開導晨星:

“晨星,妳要找准自己的定位,弄清楚自己有幾斤幾兩,就妳這基礎,想走紅很困難,不如面對現實,趁著現在年輕,多接壹些走秀和飯局的工作,能多賺壹些錢,以後改行也有點經濟基礎。”

晨星卻如同聽到了晴天霹雳,她怎麽可能改行?不讓她繼續演戲,真不如讓她去死,她可憐巴巴地看著唐韻:

“唐姐,我知道我的基礎差,人也很笨,可是我會壹直努力的,我會有提高的,妳相信我,唐姐,再給我壹些機會,我壹定會抓住的。”

唐韻在心裏歎氣,什麽叫心比天高、命比紙薄?喜歡演戲的人多了,可是能演出來的能有多少?

那麽多影視學院科班出身的人都在跑龍套,妳壹個選秀出身的邊緣人能有多少機會?

別人帶的藝人都有走紅的可能,她呢?帶了兩個藝人,壹個拍戲太拼命,傷了腿都歇了三個月了;壹個倔得要死,撞了南牆都不回頭,就這樣下去,她的收入什麽時候才能更上壹層樓?

第四章 好機會

回到家已經是下午三點多了,晨星心裏憋了壹口氣,在家待不住,就換了衣服,決定去擊劍館學劍術,她辦有擊劍館的年卡,有空就去學上幾招,想著萬壹拍打戲的時候能用得上。

到了擊劍館,換好運動裝,她直接來到套路室,她要學的是劍術套路,就是各種的揮劍擊打動作,能把劍在手裏舞動得行雲流水就成,跟那些比賽運動員練的攻擊劍術是截然不同的。

跟她壹起學套路的還有十幾個人,大家經常來,都熟悉了,其中壹個學員叫高彬,也是個演員,他對打戲很感興趣,所以對劍術和拳法都有涉獵。

高彬見到晨星,很高興,讓她過去站在他的旁邊,老師教了幾式很繁複的劍招,他們兩人對練了壹個多小時,才算把這幾招練出來了。

雖然天還不熱,兩個人還是出了壹身的臭汗,在擊劍館裏沖過澡休息了壹會兒,就到了吃晚飯的時間,高彬見晨星也還沒走,就約晨星:“晨星,我請妳吃飯吧?”

晨星很不好意思,他已經請她吃過兩次飯了,她早就想回請他了,只是因爲囊中羞澀,壹直不敢有所行動,這次她覺得簽約有望,花錢也大膽了壹些,就反邀請道:“今天我請妳吃飯,妳壹定要給我這個機會。”

高彬知道晨星這是不想欠別人的,只好點了點頭,晨星想請他去好壹點的地方吃,就往正街的方向走去,高彬不肯去,堅持要去背街的小館子。

大家都是十八線的小演員,很清楚這個層次的經濟實力,他又怎麽會讓晨星破費呢?

兩個人要了幾個小菜,兩罐雪碧,邊吃邊聊,當高彬聽說晨星最近在爭取壹個丫鬟的角色時,有些驚訝,他的經紀人都在幫他爭取男三號、四號的角色了,晨星出道還比他早壹些呢。

高彬忍不住對晨星說:“晨星,我覺得妳的經紀人不給力啊,妳也出道四年了,也演了很多配角,她早該幫妳找壹些更好的資源了。”

晨星苦笑:“我自己條件差,能有這樣的配角演就很不錯了,還能想什麽?”

“我的經紀人也很爲難,很多制作公司壹聽說我的學曆和出身,連我的履曆都懶得看;何況帶我,本來就不是她自願的,是公司硬塞給她的,我已經很知足了。”

高彬不同意她的說法,鼓勵她:“晨星,不要這樣妄自菲薄,我覺得妳的條件挺好的,五官非常有特色且討觀衆喜歡,就是導演經常說的很有觀衆緣的人。”

“妳演戲又認真又肯吃苦,肯定能遇到壹個賞識妳的導演,給妳主角演的。”

晨星是個給點陽光就燦爛的女孩子,聽了高彬的話,瞬間高興起來,像個孩子壹樣地咧嘴笑了,這個笑容是那樣地明淨無邪,高彬頓時覺得他的眼睛被晃了壹下。

他暗暗尋思,自己之前怎麽壹直都沒有發現,晨星的眼睛像星星壹樣清澈明亮呢?難怪她父母給她取名字叫晨星。

晨星端起雪碧,說:“借妳吉言,咱們碰壹杯,祝咱們倆個都心想事成,早點演上主角。”見高彬沒有反應,晨星叫了他壹聲,他才從呆愣中清醒過來,端起雪碧跟晨星碰了壹下。

之後高彬就有些心不在焉,頻頻走神,晨星很奇怪,只是兩個人也不太熟,沒有到可以打聽對方想法的程度,晨星就不再多說,兩個人默默地吃完了壹頓飯。

結完賬,走在大街上,高彬突然問到:“晨星,妳有男朋友沒有?”

晨星隨口回:“我?沒有啊,沒那個閑心,要學的東西太多,何況,現在我這麽窮,努力賺錢才是正事。”

走到了地鐵站,兩個人揮手告別,高彬要了晨星的電話號碼,跟晨星說保持聯系,有什麽圈裏的消息互通有無。

晨星回到家中,先把屋子收拾了壹遍,然後就開始練台詞,她的台詞功底跟科班的相比很有差距,這幾年她壹直都在刻苦訓練,希望能盡快達到專業的水准。

練了壹個小時之後,她取下了耳機,隱約聽到有電話進來的聲音。

電話在臥室裏充電呢,晨星趕忙去接,是昨天面試的《錦衣冷玉》劇組的曾副導演打來的,晨星接聽的時候對方已經挂斷了。

晨星趕忙回撥過去,曾副導演的手機就壹直占線,晨星回撥了七八次,終于打通了,晨星報了名字,曾副導演就“哦”了壹聲,然後告訴晨星:他就是通知她壹下,這個丫鬟的角色最後定下來由她演。

曾副導演讓她明天去劇組所在地找他簽協議,這是晨星意料之中的事情,所以她說了句謝謝,問了進組的具體時間,就准備結束通話。

沒想到曾副導演還有話說,他向晨星暗示,自己替晨星說了很多好話,劇組最後才決定用她,晨星只好又專門向他表示了感謝。

曾副導演又讓她不必客氣,說大家在社會上行走,本來就是要互相幫忙才對;又拉扯了幾句,曾副導演才說了他打電話的另外壹個目的,說他跟另壹個導演朋友提及了晨星,對方看了晨星的照片,對她很感興趣,想請晨星去壹家咖啡館裏見見面。

晨星很意外,自己這是時來運轉了嗎?

愣怔了幾秒鍾之後,晨星趕忙問了曾副導演見面的地址,告訴他自己馬上打車過去。

晨星太高興了,忍不住把這個好消息告訴了小晗,小晗也替她開心,不過還是交代她,自己壹個人要小心壹些,畢竟這個曾副導演她也不熟,大家才見了壹次面而已。

晨星讓小晗放心,入行這些年,雖然沒有親眼見過,但是也聽同行們說起過,某些娛樂圈敗類是怎樣耍流氓的,她會小心的,曾副導演跟她約好見面的地方是咖啡館,不是那些亂七八糟的地方,她想應該不會有事的。

晨星化了淡妝,換了簡單的T恤牛仔褲就出了門,這會已經過了堵車的高峰期,但是地鐵肯定還是很擠的,爲了自己的妝面不花,晨星忍痛叫了出租車。

相關文章

Related Posts